当前时间:
发布时间:2021-02-07     作者:     来源:多经公司     【字体: 】     浏览次数:

如期收到父母从老家寄来为我过年吃的一大包腊肉,心里顿时涌起了阵阵的暖意,也真切地感受到父母对儿女的牵挂和绵绵的爱意。

我的老家在四川乐山。在老家,家家都有熏腊肉的大火塘。自我记事就记得,每到临近腊月,不管经济条件好赖,所有的人家就开始忙做腊肉,着手做过年的准备了。尽管离过年还有好一段日子,但年的味道已早早地在酝酿着,发散着,可以真真切切地嗅到过年的味道了。就是在这种氛围中,人们愉快着、忙碌着。

我家每年都要宰一头农家自养的猪,除了下水,所有的肉全部用来熏制腊肉。不只为过年吃,也是为来年一年里改善调剂生活所准备的。母亲是镇上做腊肉的好手,我家的腊肉自然就由母亲动手来做。记忆里,母亲先将鲜肉纵着砍成二、三寸宽一条一条的条子,淋上酒,拌上盐,抹上茴香、桂皮、胡椒、花椒、辣椒、八角等香料的粉末,用手反复揉搓,使肉条的里里外外都附着了香料,再把肉条一条一条的码在缸里,然后压上一块大石头进行腌制。隔一两天搬开石头,把缸里的肉条翻倒一遍。大概七、八天之后,等到酒、盐、香料的味道都渗入肉里,就把肉条拿出来用水漂洗一遍,漂洗后的肉条需要挂在干燥通风处晾上五、六天,等肉条上的水气大体晾干了,就可以把肉条挂在火塘上挂架的铁钩上,在底下点燃松柏树枝、松柏柴棒或松柏锯末,有时还加上一点桔皮、柚子皮进行熏烤了。熏烤时火不能燃的太旺,得让它似燃非燃产生大量的烟雾,让散发着松柏树枝、桔皮、柚子皮特有香味的青烟,慢慢熏烤火塘上那琳琳满满的肉条。肉条吸收着柴烟的香味,缓慢地释放着水分,慢慢地改变着颜色,等到年根,就基本做好可以吃了。此时的腊肉,瘦肉棕红亮泽、肥肉油而不腻,煮熟切片,放在口中愈嚼愈香。小时候,那可是我和姐姐过年的最爱。

大学毕业后,成家生活在陕西渭北。这儿没有做腊肉的习惯,商场里的腊肉,总感到没有父母做得味道好。于是,父母每年都会在临过年的时候寄一些自做的腊肉,一年也没有落下过。舌尖上的味蕾珍藏着人生的整个个故乡,每当收到父母寄来的腊肉,就好像闻到了故乡的年味。庆幸父母身体硬朗,庆幸每年都能吃到来自故乡的腊肉。

分享给好友阅读: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剪窗花—— 张新红